【明圆·现场 】 上海先锋诗歌巡礼 No.3 醉权《1986我独自坐在阳光上》读者见面暨诗歌朗读会


由上海明圆美术馆、日月丽天人文学院联合发起,撒娇诗院和《大陆》诗刊友情支持的“海上诗歌沙龙”系列活动于2016年启动,沙龙由日月丽天文化集团创始人李明担任活动召集人和总主持人。


醉权《1986 我独自坐在阳光上》读者见面暨朗读会于5月6日在上海明圆美术馆举办。这是系列沙龙“上海先锋诗歌巡礼”第三期,旨在回顾和推介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沉潜写作的上海诗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醉权在就学期间,即潜心写作。得益于改革开放初期,生活经历的巨大反差,让他从两个视野角度获得真实的诗歌元素。他以与大自然几乎浑然天成的灵敏触须,寻找着时代变迁在诗歌叙述上的切入点。一边蒸蒸日上一边沉疴难除的社会现象,在醉权创作活动中反映出更多的支撑性思考。从反思人生价值观引出的启迪,让醉权在创作道路上孜孜不倦,深入耕耘,也忍受常人难以理解的孤独和痛苦,切割荣辱,探索诗艺。醉权结合自己的创作经验,提出“异逆主义”这一诗学特征。他以自身的作品实践,正逐步论证异逆主义诗歌现象因历史背景,创作模式改变之反射而形成的可能性解释。


诗人醉权作为八十年代中后期,以编辑上海乃至全国最早民间铅印诗集之一《中国·上海诗歌前浪》和民刊《喂》之角色,参与和见证了八十年代以降,当代中国民间诗歌的独立气象。置身其中,推波助澜。


6日下午,诗人醉权,带着三十多年的“诗歌脚印”,现身于上海明圆美术馆。


上海部分诗人,诗评家共聚活动会场,研讨醉权诗歌作品。


下午两点三刻诗歌活动开始。召集人李明先生就“上海先锋诗歌巡礼(第三期)”活动主宾诗人醉权向与会宾客作了介绍,并幽默地概说:一个神秘的诗人浮出水面。


随后此次活动主宾,诗人醉权,就其生活经历和创作经历作扼要发言。


相继发言的来宾有:古冈(诗人,编辑),海岸(诗人,翻译家),孙琴安(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员,学者,诗评家),郁郁(海上诗人,《大陆》主编),曲铭(诗人,诗评家),沈勤(经济学博士,教授),陈惠兴(诗人)和女诗人刘晓萍。来宾们从不同角度解读和探讨醉权诗歌作品的异质元素和主题风格。来宾发言间隙,主持人李明就八十年代诗歌现象,古今诗人印象和一些诗学观点与醉权互动。


下午5:00,醉权作出了主题发言,并与其它读者来宾即兴朗读作者部分诗作。诗会轻轻掌声中圆满落幕。


让我们迎接下一场“上海先锋诗歌巡礼”款款走进海上诗歌沙龙!


醉权诗歌欣赏


书童

似乎应该暗示

谁在向错误的那面走

推开一座山像撩开自己的外衣一样随便

你赫然地  新鲜

连同你空闲时的竹笛

你的右手吃力了  我来提

我不羡慕别的

我羡慕你从桃花的深处来

少爷在赴京赶考的途中累倒了

单薄的书忘了换换空气

那么我且不管

我跟你谈谈我的身世

柳条弯到了脚跟

把我的脸反照得异常模糊的我的时代

弯到了脚跟


端详自己

我理解的阳光是用网捕捉用布袋装运阳光

空气代表全部的手指按下全部的开关疏通全部的闭塞

前面那棵树是我双脚的第三人称

我猜想它们刚刚倒钻出地面三分之一

心在一寸之内向自己频频抗议

自己在房子之里向空间愤愤抗议

头顶是自然的一端黑色

足上是习惯的一端黑色

我便是两极黑色之间的我

看手随时蠕动成蛇,温暖一下即变两条狗的尾巴

我的脸  我的标记它代表我吗这附属物

我被深埋在衣服里皮肤肉里心坎里我实际上游离着

这些蛋白质忙碌地拼凑的我呀

椎骨如一根铁棒在背后猛揍着我

我雇两只脚专门替我运输

这追击的工具逃跑的工具已实足的力不从心

说一声熟透了  一对眼睛像两枚浑圆的果实谁来摘取

他的光芒

血在生命笼里已呐喊腻了四处寻找着我的伤口

一见伤口它们纷纷蹿出  亟不可待抛下我

我真像将各种曲曲弯弯的路阻遏在自己躯壳里的那一个

已使我无路可走


立体电影

大海,伴随阵阵涛声

你自由飘荡在海面上

似乎有浪花飞溅在你脸上

你用手本能地想擦擦脸

海平线衬托着一轮旭日

你向旭日飞去

眼前,旭日越来越大

越来越近越来越红

你与旭日相撞瞬间

头也本能地向后一仰

但已避闪不及

你仿佛子弹般飞进旭日中

在一片红色中,目眩

像无数个奇异的梦境叠加在一起

这时,感性和理性一前一后

穿过真假

真的,你并没有丝毫灼伤

假的,你好像从旭日背后溜了出来

让生命的感觉放慢脚步

一个切换

你重回地球风景

像一只蝴蝶

你飞入万花丛中

像一只黄鹂

掠过枫香树梢

像一只风筝

你沿着山坡飘向山顶

你看见

一件千年的袈裟挂在寺院内

再一次切换

你突然空降在三国的战鼓声中

在陆口,凝视孙权紧锁的眉头

天地跟着旋转

慢慢地,视觉定格在大仓桥旁

你顺手,推开当代的家门

这一回,真的听见了麻雀在窗外

叽叽喳喳

它们并不知道

还有科技画面在奇怪地推进

就在它们的窝边

你“嘘”的一声

麻雀一只只飞出当代

用翅膀正轻轻弹奏着古时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