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电影地理工作坊|石青/特邀嘉宾:汤惟杰


由“上海电影地理”项目的策划者和导演石青带领的“上海电影地理工作坊”在明当代美术馆分为“实地重拍”和“讲座放映”两部分进行。


5月6日这天,以石青为主的拍摄小组和报名的表演志愿走访了曹杨新村,对《上海电影地理》中重拍于50年代电影《今天我休息》的电影片段进行了再次的重拍。5月12日,工作坊中重拍的片段在美术馆放映,我们也邀请了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汤惟杰老师,与石青一起就“以重拍的方式来激活电影中的空间和时间”展开了一场讨论。


5月6日,“实地重拍”虽只进行了短短一天,却受到了喜爱表演和对电影重拍充满好奇的观众的高度关注。上午,石青老师为大家介绍《上海电影地理》项目以及项目的初衷,同时放映了《上海电影地理》中《今天我休息》的电影片段,并向大家发放了该片段的重拍脚本,拿到脚本后,石青老师为大家解读了三段脚本,表演志愿者则对各自选择的角色进行了简单的预演。


下午,表演志愿者和拍摄团队来到了《今天我休息》的取景地,就是后来重拍的拍摄场地——曹杨新村。由石青老师作为导演指导现场的拍摄画面以及分镜头,曾经参与过《上海电影地理》拍摄和制作的曹子林担任本次的摄像。在三段脚本中,几位表演者分别轮流担任和演绎了剧本中两个角色:“马天明”和“罗爱兰”。表演志愿者们都是第一次担任演员,对台词的掌握并不是很熟练,但在石青老师的指导下,不断加强对情节的描述和理解,大家也渐渐熟悉了镜头,进入了状态,顺利地完成了本次三段脚本的重拍。


在5月12日讲座活动中,邀请的嘉宾汤惟杰老师特别关注上海城市空间以及上海都市文化,在谈及曹杨新村,汤老师提到,实际上它是50年代很多有关上海的电影当中会反复出现的重要空间,是上海解放以后,上海市政府在上海的西南地区,给工人建造一个居住的新村,这个新村当时就定名为曹杨新村,而这个新村的大小和位置,就是我们现在所讲的曹杨一村。


而这段曹杨新村的历史却是很多年轻人都不了解的,我们的表演志愿者也表示他们是通过参与这次的“实地重拍”才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才对当时五十年代的生活有了一些了解。那重拍计划是拿老电影当教科书,重新教育不知道这些历史的人?现场观众就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


石青老师在现场给我们解答了他为什么去做《上海电影地理》,以及讲述现在再带大家去第二轮重拍的想法,“五十年代的上海拍了好多电影,那些电影的地方今天还在,但已经物是人非了,这个空间随着历史的发展和社会结构的变化,已经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在想,那么我们今天再原地重拍,第一个是差异性,现在跟过去的差异,而第二个是因为我们认为电影一方面是空间提供了影像场所,是不会被影像所影响,而另外一方面我们是觉得影像也塑造了空间,等于说,电影把当时的时间和空间给封存了,被封存意味着我们要去激活它,而我觉得重拍就是一种激活,在同样一个地方,再把以前的影像,以前的时间跟今天的影像的时间和空间放在一起,他会产生什么差异性的联系,或者来激发我们今天的话题。”


讲座的现场由两个人的对谈引发在座所有人的思考,当代人去看以前的片子,它的意义何在?你当下的观看活动,构成了过去和你之间的新的关系,而这个关系的前提是你如何阐述在你之前的这些电影,石青老师的重拍,不是还原过去的一个时间,或还原过去的空间,而是我们面对今天怎么来重新看待这个问题。它不仅仅是对电影史当中的一些内容的意义的重新阐述,也是从里面抢救出在当代仍然可以重新激发我们的某些反思或者进一步思考的东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