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aM 表演回顾 | 养生海滩:软绵绵的,疯狂的… 不仅仅属于所谓的90后


8月11日,表演现场《养生海滩》于明当代美术馆的神秘侧门开启。月台小组表演艺术家夏天、陈铿、张馨元、黄岱以及合作的声音视觉艺术家金麟,通过表演和视觉的呈现,营造出了一个半虚拟的度假空间。



一进场,昏暗中闪烁着蓝色的灯光,三轮车搭建的吧台加上混乱的人群以及垃圾四散的场地,弥漫着海洋潮湿感的蒸汽波音乐。入场的观众随后被奇奇怪怪的酒单及试管酒品吸引,喝下一杯“养生特调”,自然巧妙的被设计进入了在一片废墟当中蹦迪、喝酒的状态,在前20分钟成为一个“表演者”、“被观看”的身份形成了一个日常缩影。



酒精在观众身体里慢慢真实发酵逐渐开始接受了这个满是垃圾的奇异空间。三位表演者突然扛着三块地毯走了进来,驱散了还拿着酒杯的人群。黑白格地毯铺了开来、假椰子树撑起、一艘独角兽船开了进来。“假太阳”升起,出现了一个怪异的影棚式的假空间。


他们在空间里做起了白日梦、吹电扇、搽头油、喝椰汁,跳沙滩舞蹈,一起堆沙子堆起了一个金字塔——俨然一副度假的样子,后来事情慢慢就开始看似正常却又脱离正轨,搞笑包裹着日常细碎的残酷一点点发生。一位带着“鸵鸟”看“夕阳”的男生,在鸵鸟栽进沙堆后逐渐半蹲走向了投影着海的屏幕,像是慢慢走进了海里,又“游”了回来。

天突然黑了下来,表演者聚到了一起,开始玩起了喝苏打水的桌面游戏,一反之前的休闲进入到一种失控的状态。音乐开始变得急促,背景屏幕疯狂闪烁,度假海滩包裹在一片翻腾的风暴之中。他们喝着巴黎水一个个“醉倒”在地,蓝色多瑙河的旋律响起,四位表演者摇晃着他们绿色玻璃瓶又爬了起来进行下一波“酒局”。两名男子开始了贴supreme的标签和贴水洗的纹身的一场比试直到浑身看不清完整的肌肤。

激烈的能量慢慢平复,表演者们一起坐进了独角兽泳船。他们漂浮在水上,举起了“SUN OF BEACH”的立牌,在个体与场景的慢慢变黑中结束了当天的演出。《养生海滩》度假之行并没有让我们学会任何养生的方式,反而看到了一种耐人寻味的精神状态。通过反讽和事件性的方式,对当代年轻人的精神和生活状态做出精彩的评论,这种评论并不高高在上,而是亲力亲为,养生和朋克两者的真诚和虚假互为对题,撕扯出激烈的张力,懦弱而又不甘心,这种精神困境实际上不仅仅属于所谓的90后,更属于每一个焦虑于理想和现实撕裂痛苦的人。

享乐主义和消费主义并没有像八十年代想象那样,救赎中国,乃至世界,虚无的顶点上,连性都是无聊和公式化的,很多艺术家自觉不自觉地试图用公式来抵挡这种格式化,养生海滩用软绵绵的,疯狂的,性感而不出格的,超现实而琐碎的,洋派而土气的方式做出了自己的回应。

每一个当代中国审美都熟悉这个技巧:俗艳才是我们的高雅而高雅正是我们的俗艳,装腔作势是我们的诚恳而诚恳是我们的狡诈,作品中的戏剧性和行为艺术特质让这种独特的精神状态得以显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