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归化及前卫主义 ——“上海当代艺术30年文献展”第二单元“前卫主义新潮”在上海明圆美术馆盛大开幕


继“前卫·上海——上海当代艺术30年文献展(1979—2010)”第一单元展览“重启现代主义(1979—1985)”成功举办之后,该系列展的第二单元展览“前卫主义新潮(1985—1992)”于2018年1月27日下午4点在上海明圆美术馆启幕。


作为上海明圆美术馆2018年的开年首展,第二单元 “前卫主义新潮(1985—1992)”在“重启现代主义(1979—1985)”之遗绪的基础上,超脱了早期的抽象艺术,融合了多种艺术形态,如行为表演、表现主义、实验水墨、装置艺术等,力图阐释上海这座摩登城市的前卫新潮特质。


在展览架构上,本次展览以“偶发与表演”、“表现及其现代之后”、“水墨的现代主义”、“‘后89’转型”这四条线索为主体,呈现上海在改革开放后自八十年代中后期至九十年代初这一时期当代艺术的发展脉络。内容涵盖了1986年的“凹凸展”、文革后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第一个纯粹的行为表演展“M观念艺术表演展”、文革后首个在官方美术馆(上海美术馆)举办的行为艺术表演“最后的晚餐”、“85新潮”第一个具有影响力的表现主义画展“新具象”、标志着上海木刻进入现代主义的“四人版画展”、上海首个纯粹的表现主义画展“现在画展”,以及进入“后89阶段”的“车库艺术展’91”、“苹果阐释”和“连续扩散事态”系列等观念艺术展。


下午3点30分,距离开幕式时间还有半小时,美术馆内已人头攒动。“上海当代艺术文献展30年”系列展经历第一单元的圆满落幕,第二单元“前卫主义新潮”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后终于如期和观众见面。虽然美术馆外大雪纷飞,草木建筑已裹上一层冰冷的银装,馆内却异常的暖意融融,艺术家朋友、媒体朋友、美术爱好者们冒着风雪齐聚明圆美术馆,共同等待并参与“前卫主义新潮”展览的开幕仪式活动。下午4点,仪式正式开始。


经过开幕主持的简单介绍,作为本次展览的策展人,朱其首先上台就展览做了介绍,并陈述了自己经历展览筹备过程的一些感触:第二单元‘前卫主义新潮’从展览内容上来说,与第一单元‘重启现代主义’非常不同,以往国内大都认为上海只会画抽象画,而这次展览的举办可以打破大家的这个固有认识。观看这次展览,大家可以发现,上海既有激情奔放的85行为表演,也有似乎只有北方才能画的抽象表现主义绘画,更有传统优势的抽象水墨。上海出了很多优秀的水墨画家,但是大家大都各自为阵,没有集体的展示,今天这个展览会让大家发现,原来上海很早就有这样一群特别杰出的当代水墨画家。尤其八九十年代时期,91、92年的两三年里全国几乎没有展览,而此时的上海可谓异军突起,举办了‘车库艺术展’等几个相当不错的活动。


作为本次展览文献资料的重要提供者之一及明圆美术馆多年的老朋友,艺术家孙良亦做了发言。孙良称,看着三十年前自己和朋友共同创作的作品,展厅里聚集的多年的老友,很难想象这一切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情,而一切仿佛只发生在昨天。“那时候的我们,周遭的景色和环境非常险恶,生活和创作条件很差,但在作品创作上可以说非常潇洒。那时我们碰到一起没有什么别的议论,就是谈画看画。中国很多地方的艺术家都喜爱抱团,或打个旗帜或拥有一个口号,而上海的艺术家永远是自己在画画,偶尔有几个朋友跑到工作室里转一下。尽管那个时候只是骑一个很破烂的自行车,但是那个时候正是依赖这样一种方式来交流。上海的艺术家在创作上没有像或不像,更没有一个所谓的主义或口号,相反,当艺术家之间有所接近的时候,大都会很匆忙地避开,这就是上海的艺术家,这就是为自己、为自己的理想所创作作品的地方,希望上海的这一切还能继续保持下去。”


同时参与了第一单元“重启现代主义”和第二单元“前卫主义新潮”两个展览的艺术家张健君先生也在开幕式上表达了自己对展览和上海当代艺术发展的看法。张健君表示:“回看上海过去几十年当代艺术的发展,上海当代艺术发展的非常早且非常活跃,尤其在文革结束以后。可能因为上海艺术家相对比较有个人的意识,不像其他地方的艺术家多以群体活动出现的缘故,上海的艺术始终没有被充分的关注。然而,上海艺术家却是在相当早的期间便考虑当代艺术,而上海的当代艺术除了本土还有很多当代国际性的元素。作为当时的参与者,今天依然能够和那么多老朋友一起在这里笑看我们当年创造的这段历史,我感到非常激动,感谢朱其,感谢明圆美术馆。”


艺术家袁顺作为本次展览第三部分“实验水墨”的代表艺术家就展览谈了一些自己的观展体验,由于这次展览当中的作品皆出自文革后期那个比较敏感的特殊时期,袁顺不无幽默在现场打趣道:“那个时候由于特殊时期,我们搞创作做展览活更像是‘半夜鸡叫’,今天能够在这样一个正常的环境里再次展出这些作品,仿佛一切也变了感觉——终于是雄鸡唱,天下白了。”最后,袁顺更表达了对策展人朱其的感激,并表示,是策展人朱其始终不变的雄心和勇敢,这个展览才得以顺利呈现。


作为这次展览的特邀嘉宾,从日本远道而来的千叶成夫先生也上台为此次展览做了发言。由于不善中文,特别请千叶成夫先生的老朋友,本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范钟鸣先生担任翻译。千叶先生细数了自己因范钟鸣先生与中国艺术结缘的经历,表达了为自己能够参与到上世纪末中国艺术发展中来感到幸运。“今天能够再次和这些艺术家站在一起,我感到非常荣幸。回顾不是要重复过去的艺术,而是要向过去的艺术学习,创造更新的艺术。我对中国有很大的期待,中国的乒乓球是世界第一,为什么艺术不可以呢?”


作为第一单元“重启现代主义”的参展艺术家和资料提供人,艺术家查国钧老先生与第二单元展览同样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活动当天,查老先生冒着严寒也来到明圆美术馆现场支持此次展览。由于自己是当年中国出国最早的一批艺术家之一,现场的所有作品查老先生几乎都未亲见过,然而这些作品的创作者却无不都是他的朋友。查老先生不禁感慨:“上海是一个大海,在这座汪洋大海之下潜伏着多少低调不语的艺术家啊,虽然我们低调,但不代表我们没有调子,没有品位。我细看了今天参展艺术家的名单,觉得这个系列的展览完全有可能也有必要做的更大,让更多人看到,看到上海的艺术,上海的前卫。”一席话,将整个展览开幕仪式推向了高潮。


5点30分,“前卫主义新潮”文献展开幕仪式在一片热烈的气氛中圆满落幕。策展人、到场艺术家及嘉宾朋友们趁着这难得相聚的机会,纷纷在展板前、作品前合影留念,留下珍贵的一刻。


本次“前卫·上海——上海当代艺术30年文献展(1979-2010)”第二单元“前卫主义新潮(1985-1992)”将于2018年1月28日展出至4月22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