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圆 · 现场】上海先锋诗歌巡礼 No.6 || 同驻光阴——京不特文学岁月回首


京不特《同驻光阴——京不特文学岁月回首》读者见面暨朗读会于9月24日在上海明圆美术馆举办。这是“海上诗歌沙龙”系列“上海先锋诗歌巡礼”第六场,活动旨在回顾和推介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沉潜写作的上海诗人。


京不特的诗歌以心境描述和抒情占多,一部分哲理和反哲理、一部分调侃反讽,还有一部分机智诙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京不特曾写下各种不同风格的诗歌,其中有一万一千多行的爱情诗《第一个为什么》。在这次活动中,京不特所朗诵的主要是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离开中国之后写下的诗歌,有几首是以丹麦文写下后译成中文的(其中一首是以普通话、德语、丹麦语、泰语和上海话朗诵的)。


9月24日下午,诗人京不特来到上海明圆美术馆,与一些来自上海和其他城市的诗人、小说家、评论家和艺术家一同进行朗诵和讨论活动 。


到场嘉宾有:诗人古冈、一枚、冰释之,诗人戴之及夫人许超英,诗人吴非,艺术家施政和女儿施歌,《橄榄树》淮安小说家王青松、蒋廷朝,海归自由作家奇凡,文学批评家郭吟, 京不特童年街坊和同学商晓菁、裘奋华、韩月珠,地下诗歌见证人李申,京不特的朋友吴重秀、李即引、张汝?、吴惠芳、王一栋、陈永新郑少云夫妇、戴苏峰牛静霞夫妇,京不特的亲属冯菁和杨谷明,以及他们的朋友唐莉莉、范丽华和大刘 。


下午四点五十,诗歌活动开始。特邀主持人郁郁简要介绍了“上海先锋诗歌巡礼”(第六场)的活动主宾诗人京不特,并一一介绍活动的主要来宾。 在郁郁作出介绍之后,京不特感叹一些诗人的缺席,有几位已经离开人世(比如说杨宏声和祥子),而另一些则因为人在国外而无法到场(孟浪、阿钟和王一梁)。


为怀念已故诗人杨宏声和祥子,京不特朗诵祥子诗歌《美好时光》和杨宏声诗歌二首。


郁郁简要地讲述了京不特的生平。


京不特稍稍讲述了自己离开中国最终到达泰国的经历,讲述自己在泰国佛寺中的生活,讲述自己身陷老挝监狱的那些日子。


今年春天,京不特曾在瑞典森林中居留写诗。京不特朗诵了自己在这一时期所写的诗歌。然后诗人古冈发言,谈论了京不特的诗歌。


诗人李冰也发言,讲述了八十年代时期京不特与他的朋友们的文学生活,并且朗诵京不特的诗歌。


然后朗诵又继续:京不特朗诵古冈诗歌。京不特之妹冯菁朗诵京不特诗歌。京不特朗诵一小段克尔凯郭尔的文字(“我不愿意”——出自《非此即彼》)。女诗人和艺术家一枚朗诵京不特诗歌。京不特朗诵戴之诗歌《日子》。京不特朗诵阿钟献给一枚的诗歌。少年艺术家施歌朗诵京不特诗歌《瞄准》。


这次活动,除了诗歌,还有哲学:一枚朗诵的京不特诗歌《传道福音》引发出奇凡关于信仰的问题,因而,京不特与奇凡就人生与宗教的话题展开了短暂的讨论。而在谈论到自己所翻译的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的著作时,京不特说:克尔凯郭尔就像是一个编剧,他的每一部著作都是剧中某个特定人物的台词,但都不能被视作是剧作的内心自白。而对他的著作的选择性阅读和对他的评论,则像导演对一个剧本的演出进行构思,比如说在什么时候让剧中某个人物处于灯光的中心。


当然,这话题也不只是停留在哲学上,因为还有戏剧:京不特为来宾们介绍了自己在丹麦的各种戏剧活动,并且朗诵了自己的剧本《神佑新丹麦人》中的一段独白。


在朗诵了剧本的独白之后,这场活动就进入了更为轻松活泼的状态中。京不特以自己的朗诵向听众展示出,“朗诵”有着一种诗歌意义之外的引导力,而这则是戏剧所起到的作用。


京不特以普通话、德语、丹麦语、泰语和上海话朗诵了自己的诗歌《京不特在酒吧遇见上帝》。接着,京不特以不同的风格朗诵了一张冰激凌券。然后,京不特分别以主观意象派、客观柏拉图主义、宏大叙事方式和浪漫激越风格朗诵了“绝望诗人”吴非的诗歌《着三》。


读完《着三》,京不特把话筒交给了吴非。由于吴非通过朗诵自己最近所写的诗歌来令所有观众们绝望,因而这次活动的朗诵就此告终。


活动尾声,京不特讲解的一些投影图像,全都是京不特人生道路中的一些踪迹。





分享到: